第4集

  光榆新生英語考試大會,明曉溪考了滿分,被校方主任懷疑偷考卷作弊。東校長力挺明曉溪,與主任據理力爭,就算是滿分也不能說明是作弊得來的。但是主任拿出了一份監控錄像,錄像表明考試前夜明曉溪確實有偷偷摸摸去過老師辦公室。明曉溪覺得冤枉,不知是誰在陷害自己,并對大家說能考得好是瑞喜幫她復習的,要找瑞喜出來替自己作證。怎知瑞喜突然消失,明曉溪傷心再沒有人替自己作證了,被冤枉的滋味真心不好受。

第5集 牧流冰醉酒 留宿曉溪房間惹眾議

  牧流冰酒吧醉酒后,遭遇酒吧小混混尾隨追打,此時明曉溪又一次出手相救,三下五除二,教訓了那幫混混。牧流冰被明曉溪帶回了自己的出租屋,借著酒勁他躺到了明曉溪的床上呼呼大睡,曉溪只好氣呼呼的去睡沙發。  明曉溪的合租舍友們和新聞系的同學當晚剛好通宵去唱KTV,一大早因為學校大門沒開所以都來到了出租屋。明曉溪擔心牧流冰留宿自己房間的事情被大家知道,于是不讓牧流冰出門。誰知我行我素的牧流冰坦率走出曉溪的房間,并讓瑞喜給他做早餐,這件事就此傳開。  鐵紗杏得知牧流冰和他父親吵架之后一走了之并且一夜未歸,火急火燎的找到風澗澈和東浩男問情況。誰知風澗澈已經得知牧流冰在明曉溪的住處,只不過兩人此時還要無奈先瞞住鐵紗杏。  牧流冰讓風澗澈到曉溪住處給他送干凈的衣服,風澗澈警告牧流冰不管他是真的醉酒還是借題發揮,都不要再給明曉溪找麻煩了,但牧流冰對風澗澈的話卻不以為然。他假借東西忘在曉溪房間,要回去取,讓曉溪和風澗澈先下樓。在樓下,澈學長對曉溪說,希望她不要和自己保持距離。此時的牧流冰卻在曉溪的房間里玩起了拍照,并把照片散布在學校網絡論壇上,此事鬧的全校皆知,并惹怒了鐵紗杏。  牧流冰的爺爺到牧流冰住處和他談心,讓阿冰不要再和父親鬧別扭,此時曉溪因照片事件來這里找牧流冰理論,哪知牧流冰當著大家的面卻說昨晚的事情他一定會負責任的,不會讓曉溪吃虧。呆萌的曉溪被牧流冰的話整的不知所措,牧流冰嘴角壞壞一笑,心想:明曉溪,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了。  鐵紗杏派人到明曉溪的住處把她的家具全都搬出來,并警告曉溪,只要是不屬于她的東西,終究是會離開她的,不管是用什么方式得到的,最后還是要還回去的。意思讓她遠離牧流冰。  悲傷的曉溪在大雨中想媽媽,此時風澗澈又出現在她面前,告訴她,想哭就哭出來吧,哭完了就幫自己一個忙,找個能快樂活下去的動力。悲傷過后,曉溪回到宿舍,看著被鐵紗杏搞亂的一塌糊涂的家,于是打明家拳來鼓勵自己。牧流冰告訴風澗澈和東浩男,自己要做一件事,希望他們二人能挺自己。  牧流冰被父親警告,牧家的慈善晚宴上,他一定要請紗紗跳開場舞,倔強的牧流冰對著媽媽的照片告訴自己,絕對不能低頭投降。  牧流冰找到曉溪,故意激將她,希望她能參加慈善宴會。誰知曉溪并沒有接受。怎知回到宿舍,瑞喜和敏容纏著曉溪帶著他倆去參加宴會。明曉溪想到鐵紗杏的對自己的種種,于是下定決心去赴宴。

第6集 慈善宴會后 阿冰曉溪成室友

  下定決心參加慈善晚宴的明曉溪,立即被牧流冰的手下帶走去做造型,原來此事一直都在牧流冰的掌控之中,瑞喜和敏容也是阿冰安排協助自己的。  慈善晚宴上,明曉溪身著一席黑色禮服,腳踩高跟鞋,她的出現驚艷了全場,再加上牧流冰親自上前邀請,此時曉溪的風光遠遠蓋過了鐵紗杏,氣的紗紗立馬掉頭入場。  宴會上,紗紗手下的人為了看明曉溪的笑話,讓她出丑,故意宣布讓曉溪做開場表演。雖然緊張,但曉溪告訴自己一定不能丟臉,于是氣定神閑的上臺表演了一段武術,配上瑞喜的架子鼓和澈學長的鋼琴伴奏,引得現場掌聲喝彩不斷。自此,明曉溪真正用實力證明了自己。  牧流冰的父親在晚宴開始之前,被鐵家的人警告此次的開場舞希望還和往年一樣,不要出什么紕漏。隨即牧爸爸宣布開場舞正式開始。誰知牧流冰卻緩緩走向一旁的曉溪,聚光燈下,曉溪就這么被牧流冰邀請跳了開場舞。眾目睽睽之下被牧流冰撇下的鐵紗杏不敢相信阿冰會這么做,眼睜睜看著阿冰和曉溪一起跳舞的她,傷心之余氣憤地叫停音樂,上前質問牧流冰為什么一點情面也不留給自己。誰知牧流冰只是簡單的回答了她一句,舞還沒有跳完。鐵紗杏受到了刺激憤然離席,牧爸爸替阿冰解釋卻也沒能得到紗紗的原諒。  此時的曉溪誤會牧流冰不是真心邀約自己參加晚宴,而是想利用自己讓他得以脫身鐵紗杏,于是拉著室友一起離開宴會。風澗澈主動提出開車送曉溪和室友們一起回家,恍惚的曉溪卻拒絕了澈學長,因為她心里知道,都是因為和這些人的關系,她的生活才會被搞的這么復雜,自己只想簡簡單單的生活、學習。  一直暗戀紗紗的東浩男此時陪著傷心的紗紗,看著她痛哭的樣子,浩男心疼卻又沒有任何辦法。  在經歷了夢一般的夜晚之后,曉溪又恢復了往日的活力。神勇女超人在晨練時又一次救了因媽媽的疏忽而脫手的嬰兒車,車內的小嬰兒安然無恙。  回到出租屋的曉溪看到了一大堆家具以為有新室友要搬來,誰知道新室友正是這個冤家路窄的牧流冰。明曉溪質問牧流冰為何要搬來和她同居一室,誰知牧流冰用之前和她約定的“明家三擊掌”來回復她。因為有約在先,明曉溪內心雖萬般不情愿,也只能無奈應允。  牧流冰在舞會上得罪了鐵家,牧爸爸本要帶著阿冰去向鐵家道歉,誰知阿冰卻搬離家里。無奈之下,牧爸爸只好一個人去面對紗紗的父親。鐵家的態度讓牧爸爸感到騎虎難下,此事比想象中還要難解決。
暫無評論~~

熱門新聞

pk10赢几天一天全输